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,便开始了传播佛法的事业。佛陀以大慈大悲的情怀,有时在大菩萨的法会道场里说法。有时在声闻、辟支佛的法会道场里说法,乃至到转轮圣王、小王、国王、婆罗门、长者、居士、天、龙、八部、人非人等许多的法会道场里去为众生说法。

众生的根机不一样,因此佛陀说法,常用方便善巧,根据众生不同的根机,对机说法。

方便善巧很重要。有的人悟性差,你跟他讲禅宗的公案,浪费口舌,讲得再多,也是对牛弹琴,听法的人根本得不到利益。所以,佛陀非常强调对机说法,契机契理,根据不同的人,说不同的法,让对方能够理解接受佛法。在弘扬佛法时,必须要对机说法,假如法不对机,弘法的效果就会差很多。

佛经的结构组织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,经常采用问答的方式来进行。佛陀说法总是尽量使自己的说的话,适应所欲说服的对象。为了让别人能从其自身的经验和观察中体悟佛法,佛陀常常会以简明扼要的例证和寓言,解释深奥的哲理,以此来教化众生。他不是用感情,而是用理智来感召一切有情。

即使在在公开辩论的场合中,他从不当而驳斥他人的观点和修行方法。他开始说法时,总是十分谦虚礼貌地采用对方的观点,然后利用问答来修证它,直至得出的结论与自己要说的完全一致。整个谈话过程都好象是被软化者自己在探索,而不是佛陀把真理强行灌输给他人。在别人提出问难时,这种方法使用得更多更明显。

根据《四阿含》、《大智度论》、《大毗婆沙论》等经论,我们可以看到,佛陀在说法时对于他人的问难,往往采用四种方式来回答。这四种方式是:①定答;②分别答;③反问答;④置答。

乐仑彩票这四种答,在不同的场合,佛陀根据他人所提问题的性质,分别采用。因此,使他回答他人的责难时,显得灵活自如,非常方便善巧。

01

定答

比如,一比丘向佛说:“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是不变异的吗?”

佛陀回答说:“没有色、受、想,行、识常不变异。”

这就是定答。即对他人提出的问难直截了当地提出全面肯定或否定的答复。

02

分别答

所谓分别答,如—梵志问佛陀:“人作身、口、意业,受何果报?”

佛回答说:“若作苦业,即受苦报,若作乐业,即受乐报,若作不苦不乐业,即受不苦不乐报。”

分别答是指佛陀对他人提出的问题进行分别抉择,对其全体或部分作肯定或否定的回答。在逻辑学上属于多重选项择判断的范畴,是比较复杂的逻辑推理过程之一。因此,在同一问题中,如果采用分别答,则答案是既可肯定又可否定的,因为答案不止一个。

03

反问答

所谓反回答,是指当别人指出问难时,佛并不直接回答,而是针对他的提问反问过去,让他自己去省悟。佛在度化舍利弗的舅舅长爪梵志时,就是采用了这种方法。

《舍利弗本末经》中说,舍利弗的舅舅是南天竺国的大论师。他为了读尽法时的十八种大经,便发誓不剪指甲,结果指甲留到很长。别人便送他一个外号叫“长爪梵志”。他学会十八种经书以后,便非常傲慢自负,象大力狂象一样,到处与人辩论。没有人能够与他匹敌。后来,他回到家乡摩伽陀国的王舍城,听说自己的外甥舍利跟着佛陀出了家,便很不服气地跑到佛陀的住所,只见舍利弗刚刚受戒半月,正站在佛陀的旁边扑扇子,于是气不打一处来,决定和佛陀辩论。

他与佛陀行了见面礼以后,便在佛陀的对面坐下来,对佛陀说道:“瞿昙(佛陀的五姓之一),我一切法不受!

佛陀便反问他:“长爪,一切法不受,这个观点你接受不接受?”

长爪梵志听后,自知落入二难推理之中,无论如何回答都是输定了,当即如好马见了鞭影,弃捐贡高,惭愧低头,在坐处就得以远离尘垢,后来出家作沙门得大力阿罗汉。

04

置答

最后一种答法,是问而不答,即所谓置答。佛陀对十四无记等问题,采取沉默不答的态度来对待他人的问难。尽量避免自己陷入毫无意义的争辩之中。比如,有一个游方的婆蹉种问佛:“可敬的乔答摩,神我是有的吗?”佛陀缄口不答。

“那么,可敬的乔答摩,神我是没有的吗?”佛陀还是缄口不答。

这种以沉默代替语言的方式,恰恰起到了此处无声胜有声的效果。因为很多难以用言语来表达或描述出来的,只能由智者自己去体悟。

佛陀是以佛眼观察了知每一位有情的根机和心性,每一位听众,各自根性不同,但都感觉到佛陀是在为自己单独说法。佛陀说法力求以方便显示究竟,所以说佛陀是真正能因材施教的老师。